—— 优惠活动 ——

亚洲电竞地理:电竞首入亚运会东亚王者之气初

  亚洲电竞地理是体坛电竞推出的一期有关亚洲电竞的深度专题。2018年中,雅加达亚运会首度迎来电竞比赛。在万众狂欢的背后,亚洲家和地区电竞发展并不平衡。在亚运会结束后的几个月内,体坛电竞采访了亚运会上表现出色的家和地区电竞人士,对他们的电竞发展状况进行了深度探寻。专题的前六篇,主要讲述了中国、韩国、印尼、日本、越南、中国这六个国家和地区的电竞发展状况,最后一篇则对目前亚洲电竞的地理布局,以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探讨。

  通过这样一期专题,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整个亚洲(尤其是东亚东南亚)的电竞发展状况。如果能够打破大家对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电竞的固有认识,那将是我们最大的欣慰。

  2017年当选的亚电体联霍启刚,就是来自中国。而《炉石传说》选手卢子健为摘得第一枚亚运电竞金牌后,电竞也迎来了一个全新起点。在电竞总会杨全盛看来,这个电竞冠军意义不亚于20年前珊夺得的奥运首金。

  截止到2017年底,已经有超过30万的电竞玩家,其中男性玩家占比93%,18-21岁的年轻人占比55%。另有报告显示,2018年电子游戏收入约8.3亿美元。娱乐巨头英皇公司收购了《英雄联盟》LMS赛区(港澳台赛区)的RG战队,并更名为G-Rex战队,并在S8成功跻身正赛。也拨款1亿港币发展电竞,2017年电竞比赛不足100场,到2018年已增长到200场以上。

  对于电竞而言,虽然前景一片欣欣向荣,但电竞基础还十分薄弱,自下而上的产业链也并未成型。想要完善这条产业链,这个过程势必还很漫长。

  五年前的亚洲室内运动会,韩国曾拿到6枚金牌中的4枚,其中两个单人项目包揽冠亚军。今年的亚运会,韩国在金牌榜上位居中国队之后。而在年底的S8中,韩国战队居然在八强赛中悉数出局,眼iG战队在他们的主场获得冠军。随着亚洲电竞的发展,韩国电竞已经跌下亚洲的神坛。

  韩国电竞过去的辉煌,与KeSPA以及全球电竞大有莫大关系。在KeSPA的努力应对下,韩国顺利度过了假赛门与《星际2》转型《英雄联盟》两道坎。

  但随着全球电竞的发展,职业电竞逐渐成为资本的游戏。限于国家经济规模,韩国电竞对中国、欧美的劣势无线年被全面打破,《英雄联盟》的王者地位也摇摇欲坠,未来的韩国电竞难言乐观。

  作为亚洲电竞的后期之秀,日本人对电竞自信满满。2018年亚运会,相原翼和杉村直纪携手出征为日本带回了实况足球项目的金牌。英雄联盟S8世界总决赛在韩国打响,代表日本参加资格赛的DFM战队,在小组赛力压巴西赛区的强队KBM闯入淘汰赛,完成了历史性突破。

  就像S8预选赛后被日本网友提到最多的一个词,“电竞元年”,界电子竞技发展形势日趋完善的2018年,日本电竞并没有掉队。在JESU电竞联盟组建后,日本电竞比赛金额度被解除,日本电竞赛事没有了“紧箍咒”,其爆发指日可待。

  面对日本电竞的飞速发展,日本电竞协会组织负责人草船淳司先生,作为雅加达亚运会日本电竞项目代表队的组织者,自信地告诉体坛电竞:“日本电竞可以在三年内追上今天的中国,并用五年的时间和中国电竞实现平行。”

  印尼拥有世界第四、东南亚第一的人口数量,也拥有与此并不相匹配的电竞。在亚运会上,印尼小伙BenZerRidel主场战胜中国的力量哥黄成辉,获得冠军,而他的人生轨迹也由此改变,加盟了《皇室战争》职业联赛东南亚赛区Chaos Theory战队。

  和日本相比,印尼电竞缺乏特色,更多地作为一个边缘市场,跟在东亚与欧美两个主要市场身后亦步亦趋。不过印尼电竞的历史并不短,印尼电竞协会会长林志坚早在2000年就已经在印尼举办过WCG比赛。作为本届亚运会主办国,电竞比赛对印尼电竞也有巨大的推动作用。

  根据2017年的统计,印尼P超过1万亿美元,位居东南亚第一。另据国外We Are Social的2017年度全球数字生态系统报告,印尼有1.327亿互联网用户,普及率大约50%。79%的受访者表示,他们每天至少登录一次网络,平均每天上网9小时。从整个东南亚一样,印尼电竞的潜力非常巨大。

  在本届亚运会上,越南电竞以4块铜牌位居牌数第一。这反映了越南在电竞各个项目上的整体实力。越南电竞的实力在移动、PC、主机三端上甚至比中、韩两大亚洲的电竞强国还要平均,这就是属于越南电竞的特殊魅力。

  越南赛区也在S8赛季实现质变,从GPL赛区成为VCS赛区,并在2018年的MSI集中邀请赛上派出EVOS战队在预选赛实现突围,世界第六大赛区的基本坐实。这块基数并不大的电竞市场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发展,从2016年280万的电竞爱好者到2017年的390万,作为世界上电竞市场增速最大的地区,36%的涨幅就是全新定义的越南电竞速度。

  在中国最大的电竞游戏公司腾讯的布局中,越南是重要的一环。SEA代理的英雄联盟和AoV,VTC代理的穿越火线,VNG代理的QQ飞车和穿越火线手游,都是腾讯旗下的招牌作品。腾讯还将中国成熟的电竞赛事运营与职业管理带入了越南,在越南形成了浓厚的CF手游端游职业。

  曾经是S2世界冠军,但从那以后它们在S世界赛上的成绩却每况愈下。S8上,它们的FW与MAD小组赛出局,电竞又一次陷入了低潮。

  TPA夺冠为电竞带来的红利一直从2013年持续到了2016年,这段时间也是电竞发展最为迅速的阶段。几年的时间里,地区英雄联盟的玩家数量不断创造新高,影响力不输传统体育项目。作为厂商代表,华硕也电竞赛事领域加大投入并冠名战队。此外,参与到当地电竞选拔赛与主播评选的人,也比过去多出了2到3倍。

  在这期间,电竞协会也正式成立,还拥有更早期就已经成立的电竞联盟,负责举办承接电竞赛事,进行电视转播等相关事宜。2016年,周杰伦正式收购S2冠军TPA更名为J Team,他本人更是亲自挂名队长。文化部门还增设10个电子竞技专长类别替代役名额,适龄男性可凭电竞赛事获申请替代役资格。

  尽管一片看好,但实际上电竞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高速发展阶段后,如今却了瓶颈。比赛成绩不佳,大量人才外移,观众厂商热情下降,造成了电竞陷入当下的困局。

  对“电竞是否是体育?”的命题,亚洲电竞各方采取的态度是搁置争议,先将电竞的体育化往前推动。把电竞的体育成分与其他成分区隔开来,通过实践探索电竞体育化的模式,让事实去改变反对者的观念。事明,这个方式是有效的。正是在电竞入选亚运会后的时间节点,国际奥委会也在洛桑召开了一次电竞研讨会。亚奥理事会法赫德亲王与亚电体联霍启刚一同出席了这次会议,并邀请与会的奥委会官员们前往亚运会观看电竞比赛。

  亚洲引领了电竞的发展潮流不是偶然的,背后是亚洲电竞的三大支撑性发展力量。第一大支点,是亚洲深厚的电竞群众基础,包括了电竞消费人群的规模和消费水平。第二大支点是亚电体联的成立,它在亚运会、奥委会和电竞厂商三方之间提供了一个合适的纽带。亚奥理事会45个,首届亚运会电竞比赛就有27个参赛,这里面亚电体联功不可没。第三大支点则是亚洲游戏厂商,尤其是中国最大游戏厂商腾讯的社会愿景。没有腾讯电竞的通力配合,本届亚运会的电竞比赛不会这样。

  未来亚洲电竞的发展,东亚毫无疑问将继续位居第一集团。东南亚则蕴含着巨大的潜力,其中印尼、越南、菲律宾就是典型。2018年底,在亚电体联的协调下,菲律宾宣布2019年东南亚运动会将把电竞作为正式项目。南亚由于人口众多,也是亚洲电竞发展的一块潜力之地。但南亚经济发展水平了电竞产业的天花板,它们的潜力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兑现。西亚和中亚人口普遍偏少,但年轻人比例非常之高。西亚经济发达,也具备较强的电竞发展潜力。

  2018年行将终结,体坛电竞打造的《亚洲电竞地理》专题也划上了句点。展望2019年,让我们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依然很多:东南亚运动会和亚洲杯,将给亚洲电竞带来哪些变化?传统体育大国日本建立电竞协会并金后,又将发展到何种地步?中国电竞在2018年所取得的成绩,能否在2019延续并保持?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鲨鱼电竞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